tel:17340208223 QQ:229119353 微信:cdseo-seo 登陆 注册

没有网站,他靠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影视资讯月入超3万

日期: 2020-08-24 08:47:00 点击:542 栏目:网站建设
Culture Crave是一个在twitter、instagram、Snapchat等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文化娱乐类资讯网络,主要提供电影、电视、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最...

Culture Crave是一个在twitter、instagram、Snapchat等各大社交媒体平台的文化娱乐类资讯网络,主要提供电影、电视、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最新新闻资讯,其在各大平台上拥有超过 400 万粉丝。

虽然Culture Crave并没有自己独立的网站和APP,但其通过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分发内容已经获取了一批粉丝,每个月收入约在 5 千美元(约人民 3 万元)左右。

从这个案例中可以发现,对于技术小白来说,就算不会搭建网站,如果能够有效利用现有的社交媒体平台资源,提供一些垂直领域的资讯也能获得不错的收益。

在本文的采访中,Culture Crave创始人扎克·威廉姆森( Zach Williamson)将分享自己的运营经验,希望对家有所帮助。

你的背景是什么?在做什么工作?

嗨!我叫扎克·威廉姆森,是Culture Crave:的创始人。这是一个新闻来源,内容涵盖最新的电影,电视和电子游戏。它在Instagram、Twitter和Snapchat上拥有将近 400 万的粉丝,覆盖了很多细分领域,主要涉及流行文化、体育和幽默。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一直致力于将其转变为一家数字媒体公司。

在全职打理Culture Crave前,我在Fandom的社交和编程团队工作。Fandom是全球最大的流行文化维基托管服务,每月接收超过 2 亿独立观众。我进入这家公司后,帮助其从零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形象。

在我任职的两年里,Fandom在Twitter上有超过28. 5 万名活跃用户,在Instagram上有 20 万名活跃用户。

在加入Fandom之前,我就读于俄勒冈州立大学并获得了市场营销学位。在学校时,我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与CollegeHumor合作,帮助他们在Twitter、Instagram和Tumblr上社交网络建立账号。

是什么促使你创建Culture Crave?

首先,我喜欢电影。我发现有一种可以用快速且信息丰富的方式可以将关于电影的重大新闻发布到Twitter上。

流行文化方面信息获取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有很多经过认证的账号使用一些噱头“引诱点击”,或者发布未经证实的消息。然而,主要信息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内容,但这些账号仍然会写一篇 1000 字的无关紧要的文章。

因此,我的信息流(feed)目的是直接切入主题,并且只使用经过证实的来源的信息。我把它叫做“Culture Crave”,觉得这个名字可以包含更多的东西:电影、电视、视频游戏、社交媒体、体育、嘻哈等等。

最初的产品是怎么创建的?

我有更大的计划,但现在规模还太小。Culture Crave目前没有独立的网站,也没有一个应用程序。我们的业务仅仅依靠发布相关的新闻资讯、社交媒体和口碑营销。

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如何增加收入?

Culture Crave每月的收入波动比较大,有时高达1. 2 万美元,有时候又低到 2 千美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疫情期间),每月收入大概稳定在 5 千美元左右。我不断创造和发展业务的一个办法是,通过CPM(千人展现成本)方式推动网站的流量。

该网络每月可以将 60 万到 70 万次的访问从纯粹的社交活动引导跳转到一个网站。过去的一些客户包括《今日美国》、Complex Networks和Minute Media。

这个网络已经被用来提高APP登陆页面、推特、youtube视频、嘻哈歌曲、迷因和Shopify商店的印象和浏览量。

几年前,当Cycle Media在Twitter上很活跃的时候,他们与ESPN合作制作基于社交的节目,其中一个就是与主持人Rob Perez和Cassidy Hubbarth合作。Cycle找到了我,帮忙推广节目。

另一个例子是在TikTok刚起步的时候,我会用他们的动物视频在Snapchat上为TikTok做宣传。

我提供咨询社交策略服务,并利用网络来推动增长。接下来,我主要关注的是寻找更多的客户来帮助改善他们的社交方式。大多数地方是需要帮助,即使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每个平台都在不断变化,它们都有不同的构建方法。有时候,你需要为某个特定的平台找一位专家,我对此并不陌生。

过去,我们与电影公司合作推广预告片和海报,这也是我在未来努力的方向。要让分销商相信社交推动的重要性是非常困难的。可能大多数更倾向使用传统的营销方式,比如电视、广告牌、网站横幅等等,他们没有真正了解社交媒体平台。很多人地方甚至都不回复我的邮件。

几周前,凯文·詹姆斯(Kevin James)推出了一部名为《我不好惹/贝基:战斗女孩》的电影,他在片中饰演一名新纳粹分子,该片获得了好评。光是这个人设听起来就很荒唐。保罗·布拉特扮演一个纳粹!

我们无意中发现了这段预告片,把它发布了出来,在没有大力宣传的情况下就获得了 25 万次点击。我搜索了一下他们的官方账号,发现除了付费的Twitter广告外,Twitter上几乎没有其他的宣传活动。

假设他们通过Twitter直接购买了 25 万的展示次数来宣传预告片。大概估计一下,这将花费超过 1500 美元。如果他们是通过Cycle Media或不同网络大V推广,宣传效果会更好。我认为当前的形势应该让这些电影公司和他们的营销团队意识到应该采取更多的形式宣传电影。

流媒体服务是另一个容易获得合作的地方。我知道自己现在正在给亚马逊这样的平台提供免费的市场营销,但是我需要作出一定的成绩证明品牌价值。

我们尝试的最后一种盈利方式是播客。我们将《权力的游戏》八季的内容改编成电影和电视播客进行展示。自 2019 年 5 月以来, 60 集的下载量已经达到 40 万。比较可惜的是,我们在整个过程中发布了一个广告,因为大多数的咨询都不值得推广,而且我们影响力还是太小了,无法与每集需要 1 万下载量的Authentic这样的网站签约。Patreon进展顺利,直到我们找到合适的广告合作伙伴。

你是如何吸引粉丝和发展Culture Crave的?

大学毕业后,就在《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播出前,我创建了一个名为《权力的游戏真相》的页面,因为我非常喜欢这部剧,想要找到一种方式来分享我了解到的所有东西。

我有一个公式,使用印象和个人资料点击来衡量潜在的粉丝增长,这是一个可以在所有提供分析的社交媒体网站上获取的信息。当时,在没有预算的情况下实现增长最大化的另一种方式是玩标签游戏和在新闻周期中保持领先地位。

在热度高峰期,每个人都在谈论它。我想在节目播出的两个月里,这个页面已经吸引了 4 万名粉丝。

你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主要目标是继续发展业务,我想在明年将这个网络扩展到 1000 万粉丝,并找到新的方式来增加收入。

我还开始在Substack上为Culture keen写一份通讯,内容包括电影、电视、市场营销和社交媒体洞察,以及其他创作者和采访有影响力的如何获取粉丝。

我还在广告上推出一个付费层次,并开始在Culture Crave下建立细分新闻,专注于特定的爱好者:星球大战、指环王等等。

最后,我想为Culture Crave打造一个社区新闻app,更好的满足了市场上的一些需求。

注:文章编译自indiehackers,原文标题《How I Turned My Passion for Movies into a Paid Newsletter》。

每天一篇超实用创业案例,扫码关注【站长视界】↓↓↓

站长视界无.jpg